返回

以呈哥哥(骨科h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xiαoshuouk.てom 94 以呈哥哥,我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御宅屋排行榜

程渔根本没湿,那处紧得要命,纵使程以呈有意想让她疼,也只卡进了蘑菇头,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程渔何时在性事上被这样对待过,此时竟比破瓜的那瞬间还要疼,她眼泪鼻涕一起流,委屈得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她骂一声,程以呈的眼神就更冷一分,他掐住她的脖颈,狠狠盯着她:“不想被我肏,想被那个人干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坏了你的好事?嗯?”程以呈继续动了动下身,又往里挤进半分,“可惜骂也没用,小骚货的骚穴就只能给我肏,狠狠地肏,肏得你高潮迭起欲仙欲死,肏得你求着我用精液灌满你的子宫……”

    程以呈从眼睛到两边脸颊都泛着不正常的红,看起来格外的狠戾,下身仿若刀刃劈开她的娇嫩,让她痛苦不堪,程渔被激起了反骨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放开我,我不愿意,你这是强奸!你和刚刚的李宏文有什么区别!都是禽兽不如的狗东西!还幻想我求着你夯我?你做梦!”

    字字诛心。程以呈身上明明热得发烫,可是心却好似被冰凉的冷水浸泡,冰火两重天,他难受极了,于是催生了他深埋在骨血深处的恶。

    “我做梦?对,我是在做梦,不对,”他甚至胡言乱语了起来,“是不是做梦,你马上就知道了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