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七章 过审

    然而江畋很快发现,接下来的会审不过是例行公事。只是重新问了一遍当时的细节和情景,再度确认花押无误之后;却又由那位黑衣狱吏慕容武,领着江畋七拐八弯的来到一张厚实的屏障背后。

    而透过朦朦胧胧的屏障,以及木框雕花楹窗,可见前方赫然就是一个,已经准备停当的简易审讯公堂模样;而早有人端坐在期间。那人在微微侧头颔首示意之后,就变成了森然厉声道:

    “带上来!”

    随后,在几名公人的抬架之下,一个浑身血肉模糊,但是面目被刻意清理过,而方便辨识的的人犯,也被徐徐然的拖上前来,开始接受逐字逐句的盘问:

    “在押案犯辰字第七,曾名萧白郎,不良人第五组副头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这一片的喧嚣动静中,黑衣狱吏慕容武也俯身下来,在有些不明所以的江畋耳边低声道:

    “令你在此,可是要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期间是否有过眼熟,或是觉得相似,怀有犹疑的,都要当下与我指出来,可曾明白否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江畋心中一动,却是点头应承道:心道,这不就是后世的疑犯指认么?想不到古代人也会玩这一套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的角楼上,另几个人也在隔着窗格仔细打量着,被分割在前方的审讯现场,以及安排屏扇背后的江畋等人。

    只是除了负责此案的巡检御史郭崇涛之外,赫然还多出位身躯修长,五官英朗的青袍官员。却是负责南城片的管城御史魏东亭,也是昔日京学的学长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边,又有一名白衫的属吏,正在低声宣读着一些新近收集的消息和资料;主要是围绕在幕后这位麻烦人物身上的各种日常和人际关系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借助了老师的干系,只怕短时之内,就连我也未必找的全,这厮的来历前后啊!”

    只见魏东亭微微听了一阵子后,不由叹然道:

    “等等,你说这厮与南边关系匪浅,当初就是东海社具结作保的落地身籍?”

    但是听到某处,郭崇涛却有些疑惑道: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他的那些复杂干系和隐晦之处,倒是可以解释一二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魏东亭却是释然到:

    “难道这其中不可疑么?”

    郭崇涛不由问道:

    “当然有可疑之处,但也无关紧要了。”

    魏东亭却是谓然一笑:

    “这些年下来,南边已经送过来多少人了;怕不是几个坊区都要装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是京学的两大三附,就是国子监和太学的那些老学究,可是都指望着这些南边的束脩,养家置业呢?”

    “因此此时此刻,只要被他不是西国那边的人,一切便就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外,他还与花间派有所往来。”

    那名属吏又继续道:

    “花间派?”

    然而听到这个名字,无论是郭崇涛,还是魏东亭,都不免露出某种微妙异常的表情来;既像是嫌弃不已又是无可奈何的隐隐忌讳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个花间派的状况和名声,也实在是难以形容了。其前身一直可以上溯道开元年间,活跃在上京长安的一个同好者结社——品花结社。

    但是那时候的品花结社的画风,还是相对正常一些的。只是喜欢聚在一起品评京中内外,格外容姿出众的美人儿;

    或又是一天到处游荡在城坊街巷中,只为了能够找到和发掘出尚可一观的佳色,却又不是为了自己能够独占私房,而是出自共同赏鉴和品评所好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固然追逐和尾随之,却也不会当面纠缠和为难;而是喜欢偷摸摸的爬墙攀树,以为观察和窥探美人的日常真实姿态,将其变成供人赏鉴的画作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还是有所底线和准则的。也就是只品评那些待字闺中的花龄秀媛,却基本不招惹和品论那些已经嫁人的有夫之妇。

    比如,他们就曾经根据不同的社会层面,而品评出所谓的上、中、下三十六品上京名花来。而作为其中最有名的领头人,无疑则是身为宗室的汉中王次子李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