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十八章 牵扯

    因为,这一次被拖进来的赫然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。魏东亭再度脸色微变道: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个女人!这又是谁人的安排?”

    “这,似乎是梁大使府上的老管,亲自送进来的陪房;据说身上有些不干净的干系,让咱们帮着审一审、过一过。”

    郭崇涛见状,却是有些犹疑的答道:

    这名女子满身的伤痕与血渍点点,看起来就是十分的凄楚可怜,但依稀可见曾经的姣好风韵;然而江畋却一下子将她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就是自己昔日学生洛洛的保姆,也是梁大使府上已故夫人,陪嫁侍女出身的崔丽娘;早些日子因为某种缘故,也没少不假辞色的给“自己”找过麻烦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今沦为如此下场,江畋发现自己心中,居然生不起一丝的怜悯和同情来,甚至还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快意。只是,随着女人一边嘤嘤抽泣着,一边应付着问答;

    “替我问她一句,”

    江畋突然开口道:

    “当日,她在后院左池花石边的侧门处,所私会的是何人?,再前天,给她暗地里送东西的,又是谁人?”

    然而,这个问题一出,那尚且在嘤嘤哭诉的崔丽娘,就一下子失声了;然后才略有些呼吸急促地吃声道: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过是奴家的旧日亲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上门打些秋风,求救济的缘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怕惊扰了内院,多有妨碍,是以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随着她口齿变得流利起来的解释,江畋却是再度皱起眉头道:

    “她不是故夫人,自郡君府上,陪嫁过来的么,在外又哪来的亲缘?”

    “是奴家……别府之后,重新相认的,”

    而后,果然崔丽娘闻言,连忙再度解释了起来:

    但就在她表露出来的这么点,稍闪即逝惊异和犹疑不定之间,已然足够让这些身经百战的审讯人员,当场就看出端倪和疑点来;于是他们毫不犹豫的开始给她重新上刑。

    随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是令人有些意外;就在众人给她当场换上第三种,既不致命也无明显伤痕的刑具,继续拷打的片刻之后,她又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:

    “奴家、奴家……乃武德司的外线人等,那日正是他们给我传的话。”

    而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,也让正在角楼上冷眼侧观的,魏东亭、郭崇涛等人,当即一下子就有些失声了;怎么这么一个清清楚楚涉案的女子,还会牵扯到臭名昭著的武德司干系。

    要知道上元节那天的街头意外之后,参加连夜抓捕的队伍中,赫然就有武德司的亲事官。再想到被连窝端的三色坊隐秘处,已经不知所踪的青黑郎君等人。忽然郭崇涛的背后,就有些冷汗津津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没有这番是非在前,武德司暗中派人联系和控制,这位第一国藩的西国大夏,常驻大使臣身边的侧近人等,又是什么意思?一旦被揭露出来,又会是何等的风波和事端呢。

    然而,随后作为学长的魏东亭,却是比他更快的反应过来;而冷脸着对旁人吩咐了一句。随后一张条子传到了审讯之人手上,而又变成了那人口中的话语:

    “你这贼妇,口口白牙的凭什么,就认得那些武德司之人?”

    然而,那个女人听了这句话之后,却是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渗人表情,而骤然狂躁挣脱开来,猛然地用头撞地,几下就血流不止的当场昏死过去了。一时间,场面就变得混乱起来……

    然而这时候,在幕后监守的黑衣狱吏慕容武,突然间就主动打破了沉默问道:

    “此事,你怎么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