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百二十二章 私密

    这名美妇人在见到了,前呼后拥的江畋之后,眼中顿时有了几分神采。而后不顾一切挣起身扑倒在江畋脚边;又用盈满胸怀紧贴住他的大腿,楚楚可怜的动人声线道:

    “请官人怜悯,小妇实属无妄啊!”

    “都这些突然闯入的贼人,挟制了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却是在一片奇异莫名的眼神当中,顺手拔出鬓发潜藏的发簪小刀,猛然就要戳在江畋的下腹上;然后纤纤皓腕就被人顺势捏住,然后用力一拧数圈,顿时哀鸣连天的变成了一串麻花。

    “夫人你做得很好啊,这下我连盘问都省了。”

    江畋这才对着已经痛极说不出话来,只顾盘地哀鸣的美妇人道:然后顺手把她另一只手也给拧脱了;这下她的鼻涕眼泪都一齐流淌,让姣好的面容都扭曲成了恶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竟敢……”

    仅存的另一名仆妇,猛然想要冲上来作势抓挠江畋,却又被他一脚踹翻倒撞上墙角,顿时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,豢养邪教的罪徒之家,万死都不足惜的,何况这个区区一点苦头。”江畋冷冷道,又对着其他金吾子弟说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把这些,被意图销毁的证据收拾起;再彻底搜查内外,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线索和罪证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林九郎这才有些回神过来,连忙分派和催促手下四散开来各自行事。

    这些金吾子弟显然也是配合公门行事的老手;有的清理和查看大鼎当中,被焚烧了边角的文书信笺;有的将建筑物内仅存侍女和仆妇,就地取材的一一捆绑起来;还有三五一组蹬蹬上了楼去搜查。

    于是,在楼上一片乒乒乓乓翻到打砸的动静声中,再度有人叫喊了起来:

    “找到个密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器皿和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多毒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捉住,别跑它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外间也传来了一阵喧哗;却是逃走的那几名家仆,引了一群明显是护院之类,端持各种器械的武装人员匆忙赶来。领头那几名家将,甚至还有半身皮兜甲,手持寒光烁烁的刀剑冲在最前。

    “保护家宅。”

    “救出夫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领头这几名家将,就被凌空射中的弩矢,给相继放倒在地;其他人不由一惊,却是轰然一声乱糟糟的争相倒退了十几步;只剩下这些在地挣扎流血不止的家将。就见剩下护院中有人连声骂道:

    “本家以优厚衣食,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,”

    “连主母都周护不得,待到藩主回来,你们这些软骨头的亲族家人,就莫想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在这个骂声的威逼利诱之下;那些护院居然又重新鼓起勇气,排开个简单的阵势;再度相互鼓舞了数声之后,就一窝蜂的猛然冲上前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他们就在将及手弩射程之际,突然就四散开来分作好几股,又向两边包抄而来。顿时就成功闪过了,再度发射的绝大多数弩矢,只有一个倒霉蛋小腿中箭而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而当居中观望的江畋,准备伺机出手大开杀戒之际;外间再度传来了大队人马奔走的动静,还有门户被轰然撞开的震响;而那些已经冲到中庭建筑附近的护院,却是不由露出茫然和惊惧,纷纷停下脚步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只见一面描金虎纹的青旗,出现在远处的高墙之后。站在江畋身前准备对敌的林九郎,见状不由欣然大喜道:“是咱们金吾卫的后援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是印证着他的话语,在由远及近的大片甲叶抖擞的哗哗作响声中;一支全身遮护的只剩下面部外露的甲兵,整齐划一端持着长枪大排小跑而入,刹那间就将那些惊慌失措的护院,反包围起来。